哲學夜談:為什麼蘇格拉底討厭民主?

對現代人來說,「民主」(Democracy)看似有著堅不可摧的地位,許多民選的領導者也喜歡到希臘的帕德嫩神廟朝聖,吸收民主的「芬多精」。但是,你知道同為古希臘成就之一的「哲學」,曾反過頭去質疑民主制度嗎?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民主的大船 Safe or Not?

首先,我們先從一則對話看起。在柏拉圖的《理想國》之中,蘇格拉底將民主比擬成一艘大船,想讓阿德曼圖斯(柏拉圖之兄)看見民主體制的缺陷。

 

蘇格拉底問:「若你要出航遠行,誰會是最理想的船長人選?是任何人,還是航海知識豐富的人?」

「當然是後者啦!」阿德曼圖斯不假思索地回答。

蘇格拉底再問:「那為何人們總是深信,只要到達一定的年齡,人人皆能選出最適合的國家領袖呢?」

 

蘇格拉底其實想要點出,投票選舉是個技能,而不是隨隨便便的直覺,而且必須搭配系統化的教育,才能使民主發揮最大的功用。任由沒有受過教育的人投票,就好像讓不諳航海的人在暴風雨中掌舵一般,既不負責任也相當危險。

 

 

蘇格拉底:民主的犧牲者

那為何蘇格拉底這麼不看好民主的運行機制?因為他就是在選民的愚鈍下所慘痛犧牲。蘇格拉底平時喜歡在大街上到處找年輕人問問題,並透過持續追問的方式,一步步攻陷錯誤的價值觀或迷思。這種作法雖然新穎有趣,但是也太出風頭,使他成了許多權貴的眼中釘。

 

公元前399年,蘇格拉底因為「蠱惑青年」的莫須有罪名而入獄。在法庭上,500名雅典人組成了陪審團,用投票的方式來定罪。許多人不明就裡的投下了票,最終導致蘇格拉底飲鴆自盡。

 

蘇格拉底的悲劇,反映的是「知識民主」與「直接民主」間的差別。要是人民沒有具備足夠的智慧,接受完整的公民教育,就很容易因為社會風氣與輿論壓力而做出錯誤的判斷。

 

 

醫生 vs. 糖果店老闆

再打個比方,想像在選舉辯論會上,有兩位候選人,分別為醫生和糖果店老闆。糖果店老闆會這麼攻擊對手:「你看!這個人做了多少壞事?他打針弄疼你,開了苦澀的藥不打緊,還管你吃管你喝,不像我會盛情款待,給你甜頭。」你認為多少人能抵擋眼前的誘惑,信服「良藥苦口」的道理呢?答案不言而喻。

 

或許選民本質上十分善良,卻因為想從選舉中尋求一個簡單無痛的答案,而遭到糖衣包裹的言論操弄。民主並不等於絕對的正義,人人都該記住蘇格拉底的警世箴言,反覆檢驗民主制度,才不會讓主導局勢的大權,總是落到糖果店老闆的手中。

 

編譯|Amy

取自、圖片|The School of Life: Why Socrates Hated Democracy

Recent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