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兒時總有那麼一隻大玩偶?

 

 

關鍵思考:絨毛玩偶在我們的生命中,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核心概念:玩偶就像是人格的一部份,能在逆境中提供慰藉,阻止我們陷入無止境的自責與懊惱,進而促成良性的自我對話。

 

有時候,你可以從小地方捕捉到人性的重要特徵。

從襁褓時期到小學畢業前,很多孩子都擁有一個絨毛玩偶,可能是一隻泰迪熊、粉紅兔子或是天藍色小企鵝,陪伴他們一同成長。而玩偶與孩子之間的情感,可能比多數人想得都還要親密。無論是睡前、放學後、踏青出遊…玩偶和孩子共享喜怒哀樂以及各式各樣的秘密,更間接幫助他們形塑人格,學習獨立。孩子遭遇挫折時,玩偶會發揮溫暖柔軟的特質,提供慰藉與希望。但事實上,這樣的動物角色完全出自於孩童的「想像」,亦可說是孩子將人格的一部份投射在玩偶身上。

玩偶不只是玩偶,它代表愛與陪伴

英國精神分析師唐諾‧溫尼考特(Donald Winnicott)是第一位認真研究「泰迪熊」的人。在他1960年代發表的論文中,記載了一位受虐兒童的案例。當時,有位六歲男童長期處於雙親施暴的陰影之下,而外婆送給他的動物布偶,就成為他發展親密關係的對象。娃娃陪伴男孩度過無數個難熬的夜晚,並任憑男孩把難過的淚水,擦在自己日漸褪色與髒汙的毛髮上。幸虧有絨毛布偶,男孩才能挺過艱難時刻、不至於放棄希望。男孩受訪時,更告訴溫尼考特:「沒有人比小兔子更懂我的心了。」

真正讓溫尼考特感到驚奇的是男孩賦予「小兔子」生命,透過玩偶發聲,與自我產生對話的過程。而那股聲音所傳達的情感,就是男孩自幼便缺乏的關懷與憐憫。

玩偶使人「自我」對話

雖然「和自己說話」聽起來有點詭異,但這件事其實時時刻刻都在發生,只是心中的那個聲音,通常都帶著嚴厲與批評的口吻,譴責自己犯下的錯、浪費時間與心術不正。針對這點,溫尼考特指出,溫柔、寬恕與自信的內在聲音會為心靈健康奠定基礎,更確切來說,這些正向的聲音會適時跳出來,阻止我們過度自我批判。而孩童就是藉由玩偶的幫忙,練習對自我「精神喊話」。

玩偶蛻變成長大後的正向內在聲音

隨著年紀漸增,許多人也許會捨去對玩偶的喜愛,因為它們似乎不斷提醒著自己脆弱不堪的過往。不過,溫尼考特相信,就算一個人擁有健全的心理,潛意識仍需要玩偶的協助。世事不可能盡如人意,每個人都有傷心難過、不被理解或是有苦難言的時候,或許家中不再擁有一個「實體的玩偶」,供我們揉捏擁抱,但心中的「小兔子」或「小熊」,會在危機來臨時環抱我們,永遠愛護、關懷與體諒我們。每個成熟穩重的大人,心中都有個正向的人格,默默地給予支持與鼓勵。因此,玩偶絕不僅是孩子氣或不成熟的象徵;它教會我們如何在挫折與磨難之中照顧自己,成為我們繼續前進的動力。

 

譯 |Amy, Joanne 二校     |取材 | GROWTH & MATURITY | The Book of Life

圖|kagirohi.art

 

 

 

 

 

 

 

Recent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