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為何讓人舒壓?

taxi sing in

 

● 關鍵思考:運動如何緩合生活中的壓力和情緒?

● 核心概念:運動讓你有意識地感知你對身體的控制,釋放無意識的壓力與情緒。運動時,你能放下生活壓力,遵循單純的規則,盡情享受。

 

 人類一生中有一大部分時間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嬰兒時期,我們握不住湯匙、喝不到牛奶、連自己的頭都支撐不起來;再長大一點,我們還是無法熟練地控制剪刀、不會綁鞋帶、第一次游泳感覺就快溺水了;後來年紀大了,其他的肢體協調問題開始出現:摸不到自己的腳趾、治不好的背痛、轉不開瓶蓋,在浴室跌倒…

享受有意識掌控身體的瞬間

 但在孩童和老年時期之間的那段時間,我們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身體。運動是人類精神與物質世界的抗爭。所有運動的規則都不同,但卻有同一個精神——讓意志力凌駕於軀體。古希臘雕塑家Myron的「擲鐵餅者」(Discobolus)完美展現了擲鐵餅者對身體的掌控——大腿、肩膀、脖子角度、腳踝、手指形成和諧的動作,將鐵餅擲到最遠。我們能在所有的運動姿勢中觀察到人類身體形態最和諧的瞬間:起跑前的田徑選手、換氣中的自由泳選手…那顆滾向哪裡都不奇怪的高爾夫球在節制的身體控制下,不偏不倚落入對面果嶺上那小小的洞中——我們在這樣的時刻深刻感受自己對身體的掌控,這是一種奇妙且刺激的體驗。

觀看運動競賽也能調劑生活。人生中大部分的事情進展都十分緩慢,短時間內看不到未來也看不到成果,久了我們可能也會選擇不再在乎事情的發展。一個專案可能要三年才能步上正軌?幸運的話公司可能明年開始盈利?但在運動的競技中,這個過程被大大的壓縮,滿足我們既沒耐心又急著想知道結果的天性:運動的結果總是會在一定時間內公佈——百米短跑只需要十秒,一場足球比賽是90分鐘。完成一項任務最多需要11人,最少只需1人。

 運動讓我們在生活壓力下喘息片刻

 運動讓我們能幫助我們短暫地放下生活壓力,我們不須堅守正面情緒或同理心。日常生活中,我們不能太堅持己見,往往還要思考和我們持不同意見的人是不是也有對的部分。但至少在觀看參與運動賽事時,我們可以偏袒某個陣營。我們可以在打敗對方時歡呼,並不需擔心冒犯對方,也不用擔心在爭論中自己是否誤解了對方的論點。在運動中,我們可以遵循單純的規則,盡情享受。

 在許多議題上,我們可能與其他人意見相左,無論是下一任總統人選、經濟未來走向或下一次假期的規劃。這樣沒完沒了的衝突與爭論消耗著我們的精力,而在運動中,成為某個團隊的死忠粉絲能帶給你瞬間找到無數同盟的強烈體驗。我們不再是單打獨鬥——我們在同一刻歡呼,也在同一刻為裁判的不公判決感到憤怒。唯有這一刻,階級的差距消失了,我們唯一在乎的身份是身為哪個球隊的支持者。

 現代生活讓我們認為世界上值得在乎的只有一個人:你自己——你的外貌、收入、房子、車子,這當中或許還包含你的小孩和伴侶。但每到大型運動競賽時,你會發現自己將非常在乎那些代表國家出征的運動員。大家守在電視轉播前,仿佛國家命運緊繫在比賽結果上。這是釋放壓力的一種方式,我們可以在這一刻放下努力生活的重擔,為參與了一場盛宴而感到自豪。觀看運動讓我們不需要付出太多,就能獲得超越自我的滿足感與快樂,將我們從平凡無味的日常中解救出來。

 

譯 | 巫愛, Joanne 二校 | 取材 | Leisure, Culture| The Book of Life

圖:https://icons8.com/ouch/

Recent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