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童年,改寫世界的論斷

 

childhood

文:人生學校

圖:unsplash.com

 

批評總是令人難以接受,坦然面對別人評斷自己的愚昧、怪異、醜陋、不受歡迎極為困難。人們受到批評時的態度天差地遠,有人認為這只是一件不開心的事情,有些人卻覺得是一個天大的災難。這樣的差異成因可追溯我們的童年,回到當時的親子關係。

 

童年的愛守護著日後的我們

所謂「不好的童年」,指的是缺乏愛的童年。一個嬰兒誕生時,擁有非常有限的能力。藉由容忍、熱情和寬恕,逐漸適應了自己的存在。照顧者看待我們的模式,變成日後我們看待自己的方式。也就是,靠著他人愛我們,我們才漸漸學習如何善待自己的缺陷和討人厭的一面。人不可能天生就相信自己。

我們全然倚賴一種早期受到特別珍視的內在感知,來保護我們日後面對來自世界的輕忽。我們不需要很多人愛我們,只要有那麼一個人長期愛著我們--12年可能足夠,若是16年就完美了。若沒有這份愛,即使有千萬人崇拜,也無法說服自己,相信自己的「好」;有了這樣的愛,眾人的輕蔑也不足以致命。

 

對世界嚴厲以便和童年合拍

不好的童年經驗讓人急於尋求高度的認同,同時也提高了得到高度否定的危險。童年在情緒上未獲得滿足的人常常永無止盡、焦躁不安的質問:我值得存在嗎?這也是為什麼他們特別努力於名聲和外在的成功。但是,這個世界總是會有反對者和批評者,不會無條件的提供他們所需的認同,因此帶來了緊張。且由於過去的批評太過嚴厲了,以致現在無法對他人仁慈,也如此才能和不好的童年合拍同調。

當受到批評時,人們接收到的訊息不同。正向的人聽到的是:我們的表現不符合他人期待,我應該更努力,一種可承受的想法。越是受傷的人越會把批評疊加在早期的傷口之上:主管或不友善的同事變成讓你失望的父母,最後堆疊過於巨大而失控。所有的事情都攪在一起,不只工作不合乎標準,我們都是一群不幸之人、不值得的一群,一坨屎、全世界最糟糕的人。現在的感覺退縮到脆弱不堪一擊的嬰兒心態。

了解童年經驗能幫助我們、守護我們在遭受批評時不被重傷。我們可以將現在和過去的感受分開,只聚焦在眼前的事件,而不挑起過去最深層的傷痛。

 

原諒缺點改寫童年的論斷

我們會了解到,無論現況多令人難過,也不是真的大難臨頭。我們才能夠堅定自己的心智,而非和大眾的批評隨波逐流,並正視自己童年創傷——原諒自己的缺點,擁抱缺陷。

我們無法停止世界的攻擊,但可藉由認識自己的過去,重新賦予批評不同的意義。更重要的是我們有另一個機會回到過去,改寫世界的論斷--像其他人,不論我們有甚麼缺點,我們的存在是有價值的!

(譯/Joanne, 取材/Why We Eat Too Much, The Book of Life)

 

 

Recent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