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過度飲食?

 

unsplash

 文:人生學校 

圖:unsplash.com

 

當今社會不乏過度滿足口腹之慾的人,形成龐大的消費體系。食品業鼓勵我們多吃藜麥、紅石榴、奇亞籽、羽衣甘藍等等,餐廳也盡可能滿足我們的味蕾,乍看之下要什麼都很容易取得。

 

來一碟「相互原諒」漬物

然而,如果我們真的能夠選擇,會不會想要不一樣的菜單?

例如:一盤與父親的輕鬆談話、相互原諒漬物、母愛燉菜;成熟的友誼佐幽默及小嘲諷、新鮮的對話撒上淒美的故事、一瓶飽滿的性滿足,至於甜點則是一勺淋上蜂蜜的眼光。

或許再加上本日特餐:令人融化的惻隱之心摻揉理解的淚水,換句話說,我們渴望的並非食物,餐廳限制了我們滿足飢餓的方向,只滿足那一小塊身體上的飢餓。

 

提供太少真正渴求的「食材」

人們很愛談論食物,卻很少提及我們真正的需求是什麼。我們需要的並不是披薩、西班牙乳酪或阿根廷牛排,我們需要的是一位朋友傾聽內心最深層的焦慮,我們因此被療癒、寬恕。

我們需要在關鍵時刻冷靜下來,確保可以承受最壞的狀況。家庭中,寂寞又憤怒,迫切渴望救贖和情感宣洩。工作上,需要一個能發覺我們才能的人,引導我們發揮潛能。當我們選擇吃零食追劇時,這些問題似乎被拋到九霄雲外。因為不知道要怎麼解決乾脆先擱置一邊,先來個短暫的滿足也不錯。

我們吃太多,因為我們憎惡自己,所以不好好對待自己的身體。可悲的不是我們龐大的胃口,而是找不到真實可以撫平情緒和破碎心靈的方式。食品業、餐飲業清楚掌握人們非常脆弱的「不幸福」徵狀,然而只能短暫的滿足最膚淺的飢餓,無法使心靈飽足。

幾百年前人們幾乎找不到什麼好吃的東西,從那以後,人們用聰明才智設法滿足味覺,而現在確實達到了。我們依然很難獲得最想被滿足的部分:理解、溫柔、寬恕、和解和親近。我們過度飲食不是因為我們貪得無厭,而是這個世界提供太少我們所真正渴求的「食材」。

 

(譯/Joanne, 取材/Why We Eat Too Much, The Book of Life)

Recent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