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了,要裝酷?還是,坦承?

 

i have a crush on you2

 

人們在約會時常常疑惑:到底表示好感要如何拿捏,才不至於讓對方感到不舒服?若隔天早上就傳訊息給對方、坦率地告訴對方他有多吸引自己、想要趕快與他再次見面,會不會增加「嚇跑」對方的可能性?

社會教導我們用冷漠來偽裝自己,我們不主動打電話或傳訊息、對約會對象漫不經心、假裝若與他再也沒有交集我們也不在意,內心深處卻苦思、渴望著對方。人們告訴我們:唯一讓他們在意的方法就是:假裝你不在意。因此我們用冷漠偽裝自己,我們浪費了大量時間,甚至失去在一起的機會,同時內心煎熬,因為我們不斷壓抑心中本該不存在、帶著自卑感的渴望。

 

擔心坦承好感是軟弱和害怕孤獨

不過這項難題是可以解決的,我們先做以下省思:為什麼人們寧願選擇冷漠?為什麼我們不能主動打電話給對方?

人們之所以不願展現高度好感是因為怕被歸類為一種真正存在的心理疾病:狂躁依賴(manic dependence)。也就是說,人們擔心過早表示好感意味著軟弱、慾望難耐,也表示無法獨當一面面對生活中的挑戰,因為害怕孤獨,希望隨時有愛人陪伴,並沒有特定是誰,只要有人陪就好。

但我們要注意的是,最終的問題仍在於狂躁依賴,並不是「有好感」本身。要分開這兩個概念之所以會很困難是因為社會往往把這兩件事想在一起,賦予兩者不必要的關聯。

然而想要分離兩者是有可能的:坦承好感。這不表示你就是狂躁依賴,你要以充滿感性同時又理智的方式表達。

 

懂得展現脆弱是情緒智能高手

要做到你會需要一點小技巧:展現你的脆弱。懂得展現脆弱的人是情緒智能高手,一方面他們鞏固自信、獨立,另一方面親人、自我揭露、誠實,這麼做讓人達到更平衡的心理狀態。一個懂的展現脆弱的人能夠在權威面前以謙卑的態度揭露自己的不足,當揭露自己的迷惘時,還讓人們覺得他們掌握了全局;能夠以成人的姿態談論自己的「幼稚」;可以無畏的承認自己的恐懼;可以傾訴深層渴望,卻同時讓我們相信他強大到足以承擔任何的結果。他們願意和我們的生命連結,但若我們興趣缺缺,也能夠很敏銳地察覺,然後找事情做。

擅長展現脆弱的人讓我們感受到的是坦白和獨立,不需要裝冷淡,因為他們已經對「表示好感」駕輕就熟,並不害怕社會長久既有的窠臼。

人們往往最擔心的不是「他喜歡我」,而是「他沒有我就活不下去」。因此狂躁依賴才是問題,勇於表示好感本身根本就不是問題。我們應該要時常提醒自己,坦承內心的渴望才是最佳之道。告訴他我多期待再與他見面、告訴他他有多棒。同時,若對方拒絕了,不深陷苦惱,儘快找下一個迷人的對象,勇敢地迎接下一場約會。

 

譯|Joanne  二教     |取材|Should we play it cool when we like someone ?   (The Book of Life)

圖|unsplash.com

 

 

延伸課程推薦How to find love 愛情戀習題:即使不完美也值得幸福

 

Recent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