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時宜的哲學家:班雅明

banner 1

 

在學院教書的時候,我就常設想,如果有天要向學院外的普羅大眾分享一位哲學家的話,那麼我的首選就是德國哲學家班雅明( Walter Benjamin, 1892-1940)。

 

無論任何時代,班雅明的文字總是對許許多多的人產生莫名的吸引力,儘管,「不合時宜」幾乎是我們這位哲人最顯明的標記。

 

出身富裕、高度文化教養的猶太家庭,在學生時期就被學界視為明日之星,卻在博論階段反骨的選擇了當時被視為通俗劇的德國悲苦劇作為論文題材,且想法過於創新,在不被學界理解的情況下從此宣告學術出局。激進的革命思想、過人的學養與才華,使得班雅明被各路左派陣線的知識分子爭相邀請加入,但最終卻又因為他文字中難以抑制、不時流露的文化菁英氣質,最後被排除到孤家寡人的境地。可以說,無論在何時,他的才情都受到十分肯定,但也無論在何地,任何一邊都沒為他留下位置安身立命。

 

幾乎沒有一位思想家的生平如他波折,也同他一般平凡。任何一個閱讀班雅明作品的人,都能感受到我們這位哲人是多麼一個擅於說故事的人,然而縱觀其一生,我們這位哲人卻也是最沒有故事的人,因為這裡頭沒有那種現代都會童話的際遇,沒有那種從被埋沒的漫長黑夜最終走向光明璀璨的成功故事。如此的人生際遇,讓班雅明的哲學特別擅於描寫現代都會心靈的種種割捨、種種希望與遺憾。他的描寫總是如此接近我們,卻又隱隱帶出我們所能設想更為深刻的感嘆。這一切,如何在班雅明的文字中蛻變成一種哲學的沉思、凝煉成美學的觀感,將會是我們這堂課程想與各位分享的主題。

 

班雅明在早年寫下這樣的字句:「孤獨,是唯一的安宅。」那種孤獨是一種漫遊在喧囂之中的孤獨,在現代的大都會作他鄉的夢,與大眾同在,卻同床異夢。不被理解,也不求被接受。他的身影總是那樣孤獨的一個人,但也總是同樣孤獨的每個人。班雅明的文字、班雅明的思想屬於每個孤獨走在這個社會的旅人,屬於那些無法被社會安頓的心靈,屬於每個在現代都會中願意停下腳步想想我們從何而來、去向何方的每個人。

 

 文|紀金慶

 

延伸閱讀:

6/7 Thu. 哲學夜談:找不到歸屬的都會人

Recent entries